对物语系列主角的思考——阿良良木历的虚伪从何而来

  从终物语的剧情来看,阿良良木历拥有一个非常扭曲的人格,混合了自我厌恶,排外和虚伪,那么,这些性格是如何,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集中在阿良良木历身上的呢?
  答案是家庭,阿良良木历的警察父母给他树立了极强的正义感,但是同时父母的严格要求对他的童年造成了不小的创伤,为了同时应对创伤和自己的正义感,历发明了“选择性忽视”这种自我保护机制,当他遇到不正义的事情的时候会选择挺身而出——但是如果是一些他并不想做的事情,他就会假装自己对其一无所知,并在事后完全遗忘掉。五年前的夏天,老仓育以数学教学指导为诱饵引诱历在自己的家中度过了整个暑假,她要求历对教学指导这件事情保密,并且不能过问她的名字或者生活。出于对家庭暴力的恐惧,老仓通过这种毫无道理的要求,试图让历察觉到不寻常的地方,并告诉他的警察父母。然而,此时的历和父母正处于冷战期,这使他内心对这种做法产生了抗拒,可是,与一般人的表现不同,尽管当时自己已经明白了所有事情,历却在心中让自己相信了自己对这一切都毫不知情,他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免于来自自身正义感的谴责。而后在高一再次与老仓育相见时,他已经完全忘掉了这个人,也忘掉了当年老仓的数学指导是如何让他在自己不擅长的数学领域一鸣惊人的。而学习会事件,让他明白了真理与正义掌握在大多数人的手中,作为正义代言人的老师,却做出了诬陷老仓这种无比卑鄙的行为,这给他的正义感带来了极大的打击,更让他坚定了自己不需要朋友这个事实;自此之后,他开始仇恨自己,仇恨人性,这种冷漠导致他自己的叙事中总是缺乏人群这么一个随处可见的要素。
  而在两年前的春假,羽川翼用看上去略显“死皮赖脸”的行为强行打破了历为了保护自己构筑的名为“隐私”的壁垒,长时间的远离人群让历尽管依旧坚信自己的心跳,却依然对交到朋友这件事感到欣喜不已

就在这之后,历在前往书店购买色情杂志的途中遇到了被削成人棍的姬丝秀忒,他强压着自己的恐惧试图帮助姬丝秀忒,而得来的回答却是必须献出自己的生命。
  阿良良木历的虚伪,或者说,扭曲的利他主义在这里显现了出来,他听到这句话被恐惧支配不顾一切的跑开,而当姬丝秀忒反过来开始哀求时,他却做出了常人根本不会做出的决定——舍弃自己的生命去拯救这个吸血鬼。在伤物语的后面,姬丝秀忒也指出了这一点:阿良良木历只会帮助那些比自己弱小的人,期望自己变成这些人眼中的救世主,当姬丝秀忒取回自己全部力量后,阿良良木历就对她失去了兴趣,转变成了纯粹的仇恨。
  在历收到作为主人的姬丝秀忒告诉他取回四肢的任务之后,差点被三个吸血鬼猎人杀死的经历让他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危险性,因此,他试图用表现恶意的方式驱逐羽川翼,防止她被卷入这些事件中受到伤害,对于渴望朋友的阿良良木历来说,这个决定无疑伴随着痛苦和悔恨

  历对战的第一个吸血鬼猎人是德拉玛特尔基(Dramaturgy),有趣的是,Dramaturgy的意思是“剧作家”,加之以他本人以猎杀吸血鬼为工作,这些许的说明了这个吸血鬼猎人正是历的自身意志的体现:尽管历的内心清楚吸血鬼的野蛮天性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他自身却对这种感觉有些微上瘾。轻松的第一战助长了阿良良木历的自信心,但是,与艾比索特(Episode)的一战让他明白了不是这么轻松的事情:试图帮助他的羽川翼被艾比索特打穿侧腹,遭受了致命伤。艾比索特作为一个半人半吸血鬼的存在,代表了历对于自己吸血鬼性的厌恶;而发生在羽川翼身上的惨剧则说明了试图压抑这种天性会对周围人造成何等伤害。在此一战之后,历对自己的能力加强了信任,决定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不再让附带伤害伤害到羽川,可是前脚刚做出这个决定,后脚羽川翼就被第三个吸血鬼猎人——奇洛金卡达(GuillotineCutter)所绑架。Guillotine Cutter的意思是断头台,他代表了历使用自己的意志压制野蛮天性的尝试(给我的感觉有点类似小圆中晓美焰对应的胡桃夹子魔女的性质):尽管他是这三个吸血鬼猎人中唯一的纯人类,但是历却使用了最怪异的方式去击败他,这让历认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怪物

同时,奇洛金卡达也是唯一一个死亡的吸血鬼猎人——这也是帮助姬丝秀忒取回全力的代价,这件事让历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和自责,而羽川翼把他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在这之后,历站在操场上对自己的主人宣战,然而,自私的阿良良木历无法接受姬丝秀忒的真正用意,他喊来忍野咩咩,留下了“所有人都不幸福”的结局,也就是让历“几乎”复归常人,但依然保留吸血鬼性,而姬丝秀忒“失去几乎所有吸血鬼的能力”,却仍然不是人类。这让姬丝秀忒变成了一个8岁的幼女,而历本人则变成了一个半吸血鬼——隐喻了野蛮的天性依然在他的内心存在。
——待续


We Choose to Go to the Moon